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陶笛艺术委员会会长 赖达富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1-01    


《中国民乐》:在许多人眼里,陶笛是一件新鲜而稍感陌生的民族乐器。请您向大家介绍下陶笛的独特的魅力吧
 

赖达富:陶笛是一种既有深厚的中华民族文化内涵,又融入了世界各地艺术家们的智慧的小型乐器,也是目前世界上最流行的乐器之一。陶笛属于中国传统八音中的土制乐器,其鼻祖是七千多年前的中国古埙。据湖北嘉鱼县志记载,当地在春秋时期(近3000年前)就有了和现代陶笛结构完全相同的古陶笛——呜嘟。此外,流传在中国大陆的山东沂蒙泥哨、贵州黄平泥哨、山西三晋泥哨、河南浚县泥哨、陕西狄寨泥哨等简易陶笛,虽然大多只能吹出三五个音,但都有三百至一千多年的历史。经过中外艺术家们的不断改进,现代陶笛已经成了花样品种最繁多的乐器。它可以根据需要打造成任意造型。目前在国内外比较流行的陶笛就有六孔陶笛(使用交叉指法)、潜艇型十二孔陶笛和复管陶笛(使用顺指法)等多个款式。而每一款陶笛又有不同颜色、不同材质(如陶、瓷、紫砂、木质等)、不同工艺(如熏烧、色釉、手绘等)而各具特色。美国苹果公司于2009年甚至推出了一款陶笛Ocarina)软件,在iPhone手机运行Ocarina时,就可以把手机当成一个四孔陶笛来吹奏。现代陶笛不但携带方便、简单易学,而且音色优美动听、造型多姿多彩,是一种老少皆宜的平民乐器

 学习 <wbr>创造 <wbr>奉献——用一生来完成 <wbr>——专访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陶笛艺术委员会会长赖达富

《中国民乐》:在现阶段,陶笛在内地及港澳台、海外发展的情况稍有不同,请分别介绍下。

赖达富:现代陶笛的发展通常以1853年意大利人杜纳提制造出的奥卡丽那笛为  个标 杆。杜  提不但  最早设 计出十孔潜艇型陶笛的人,而且为陶笛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奥卡丽那(即意大利文Ocarina,小鹅之意)。现在的专业陶笛基本沿用了杜纳提设计的潜艇型制式。而后,在德国、奥地利、法国、英国等地也有不少艺术家开始研制陶笛。陶笛也大量进入社区和学校。意大利最有名的陶笛乐团——Gruppo Ocarinistico Budriese  (GOB)七重奏组合已经有150多年的历史了。进入二十世纪后,陶笛在世界各地都有了更大发展。美国人制作出了木质的甜薯笛sweet  potato),日本人明田川孝把欧洲的十孔陶笛加上两个附孔,做成了音域更宽的12孔陶笛;法国人伊克罗马西提研制出了可调音的音栓陶笛;英国人约翰泰勒发明了交叉指法的陶笛;二战时期,美国部队为鼓舞军心还大规模发放塑料陶笛让士兵吹奏。从2003年开始,德国、意大利、奥地利等国每年轮流举办国际陶笛音乐节International Ocarina Festival)。每一届陶笛音乐节为期两至三天。组委会邀请世界各国的著名陶笛演奏家、陶笛制作家前来参会。

 

现代陶笛在中国最早风行于台湾地区。尽管陶笛不一定都用陶土烧制而成,但两岸一般都把这种乐器统称为陶笛。从20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台湾就有许多艺术家开始研究秘鲁、英国和日本等地的陶笛,吸取他人的经验,制作自己的产品。台湾比较有名的陶笛品牌就有TNG陶笛、风雅陶笛、鼎记陶笛、唐山扁笛、宗翰陶笛和是诚陶笛等。许多演奏家、陶笛教师都通过出版陶笛教材和CD、组织陶笛乐团等方式大力推广陶笛。短短的十多年,台湾岛就掀起了一股陶笛热:宝岛艺术家们制作精美的陶笛曾多次作为当地政要的出访的礼品;甚至出现了像谢长廷(民进党领导人)这样的陶笛政治家。他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陶笛比政治好玩!所以,陶笛在台湾几乎成了一种全民乐器,目前在宝岛吹陶笛的人数多达150多万。特别是20041218日在高雄市举办的万人大合奏中,11,551人组成的陶笛演奏方队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20078月,台湾陶笛文化交流协会成立。现任会长为著名的民族管乐演奏家李景铭先生。近年来,他们不但在台湾本岛举办了丰富多彩的陶笛推广活动,而且经常飘洋过海,到祖国大陆和其他国家进行交流活动,也在国际陶笛艺术界有着越来越重要的影响。在陶笛学术社团的引领下,台湾的学校、社区成立了许多陶笛乐团,不少乐团都达到了很高的演奏水平。陶笛虽然最早起源于中国,但是现代陶笛在中国大陆是在新千年前后的十多年逐步兴起的。总体上可概括为以下三个特点:
 

第一、基础实力雄厚。陶笛的鼻祖源自中国大陆,这里本来就拥有一大批对同类乐器(如古埙、泥哨等)或其它吹奏乐器(如竹笛、管子、唢呐等)研究、演奏方面的专家和非常成熟的陶瓷烧制技术这两个得天独厚的基础。所以,陶笛的制作、演奏和教学都在很短的时间就达到了较高的水平。
 

第二、深受台湾影响。现代陶笛在大陆的迅猛发展还应归功于海峡两岸越来越密切的文化艺术交流。现代陶笛首先在宝岛台湾风行,由于两岸的交流频繁,这种陶笛热就很快蔓延到了大陆。因为玩陶笛的人多了,乐器需求量越来越大,宝岛每年都有数万个陶笛销往大陆。台湾的新立瓷笛、风雅陶笛等都已经在大陆开设了工厂。宝岛的许多陶笛演奏家、陶笛教师频繁到大陆交流,也很好地促进了大陆陶笛事业的发展。
 

第三、发展形势喜人。近年来,特别是在2010年陶笛艺术委员会成立以后,中国大陆的陶笛艺术发展形势非常喜人。在演奏方面,中国大陆不但出现了林烨、周子雷、赵洪啸等成果丰富的大师,而且涌现出了董文强、史岩、蒋盛等偶像实力派青年陶笛演奏家;国家大剧院、北大百年讲堂等地近年来多次举办了大型陶笛专场音乐会。在教学方面,孙学建、赖达富、林烨、蒋显敬、顾龙星、邓新华等已经编写出版了十多部陶笛教材。在对外交流方面,陶笛艺术委员会已经和欧洲、北美和韩国、日本以及中国港台地区的多个陶笛学术社团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每年都有互动交流。在推广方面,全国各地的社区、学校、部队都有大量非常成功的陶笛推广典范。例如,江苏丰县创新外国语学校从学生到教师,从后勤员工到校领导共6000多人,个个都会吹陶笛;南京金陵汇文学校1200多学生全部会吹陶笛;上海西外外国语学校也有2000多位学生陶笛爱好者;杭州富春五小1500多学生,人人都会吹陶笛;中国石油大学有1000名大学生会吹陶笛…… 根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大陆地区现有的陶笛爱好者人数已经达到了150多万人。经过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领导和陶笛艺术委员会全体成员的共同努力,国家文化部于20128月批准陶笛列入全国社会艺术水平考级项目;《陶笛考级曲集》于201311月由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陶笛考 级于今年暑假全面启动。陶笛艺术委员会正在致力于全国层面的陶笛演奏、教学、研究、制作、推广以及国际交流等方面开展有声有色的工作。总之,短短的十几年,陶笛已经在神州大地越来越风行,发展形势喜人。我们有充足的理由相信,陶笛这个古老而年轻的乐器在中国的发展前景非常看好。

 

《中国民乐》:目前陶笛艺术委员会的主要工作重点是什么?近期目标如何?
 

赖达富:目前陶笛艺术委员会的工作重点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加强陶笛艺术委员会的组织建设、会员发展工作。二是用丰富多彩的形式,继续做好推广活动,在全国各地的校园、社区等地大力发展、推广陶笛艺术。三是在海内外广交朋友,广泛交流。四是继续办好《陶笛艺术》会刊,管理好陶笛艺术委员会的网站、博客等新媒体平台,以立体方式宣传民族陶笛艺术。近期的目标是,以亚洲陶笛艺术交流大会、北京陶笛邀请赛等大型活动为契机,把陶笛艺术委员会建设成海内外有较大影响的学术社团,让陶笛普遍进入校园和社区,让中国陶笛音乐更加深入人心,让不同层次的陶笛爱好者都能把陶笛艺术委员会当成自己的共同家园。

 

《中国民乐》:作为一位拥有良好教育背景的专家,您为何选择陶笛这份事业?
 

赖达富:谈不上有多好的教育背景,但我的本科和研究生阶段都有幸遇到了非常好的导师。我本科毕业于厦门大学音乐系,导师周畅教授对我影响很大,特别是在毕业时留给我的三句话至今铭记:一辈子学习、一辈子创造、一辈子奉献!后来在美国纽约大学音乐与表演艺术系攻读音乐教育硕士学位,我又有幸成为系主任约翰吉尔伯(John  Gilbert)教授的学生。纽约大学以对学生出奇的严格而闻名于世,学生的压力都很大。虽然求学很辛苦,我却处处得到了老教授的关爱。特别是在学术上,吉尔伯教授那种循循善诱、以身作则、诲人不倦的风范令我终身难忘。我只是经常利用课余义务帮助系里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却被授予出色领导才能奖和荣誉毕业生等很高的荣誉,这都是吉尔伯教授给我最大的鼓励。我毕业前,学校的多媒体实验室就有意要我留下来,但是我为了信守自己的承诺,决心回国任教。吉尔伯教授知道了,还专门请我们全家吃饭,支持和勉励我回国任教。所以,对我来说,良好的教育背景莫过于遇到最好的导师。我一直非常感恩我的良师益友,特别是两位导师。
 

    我是受福特基金会资助赴美国留学的。出国前我对资助人有一个承诺,就是毕业学成要回到中国任教,让更多地孩子接受更好的音乐教育。我是研究现代音乐教学法的。如何在奥尔夫、柯达伊教法中融入更多的中国元素,一直是我探索的问题。以前的音乐课中经常有说到竖笛,但是这毕竟不是中国乐器,而且竖笛也不容易控制,初学者稍不小心就会把一个音吹成高八度音。所幸,我刚回国不久就结识了林烨、赵洪啸等著名的陶笛演奏家。在他们的帮助下,我迅速喜欢上了陶笛,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地用全部热情去做陶笛事业。我在中国石油大学开设陶笛课五年来,在这个理工科大学培养了一千多位陶笛爱好者。他们中又有不少人去周边小学、幼儿园担任陶笛支教志愿者,为十多所学校培养了近千名陶笛学生。他们的行动得到了中国青少年基金会和首都文化部门等单位的大力支持。此外,在我主讲的奥尔夫、柯达伊教法师资培训班里,我都尽可能引导学员们用中式陶笛来取代西式竖笛。现在可以说是基本实现了我的承诺了。我找到了一个普及民族音乐教育的最佳切入点,一种谁都能玩得起、学得来,谁见了都会喜欢的平民乐器——陶笛。

 

《中国民乐》:您对中国民族音乐和中国音乐教育方面的建议有哪些?
 

赖达富:对于中国民族音乐,我非常希望大家更多地关注民乐普及和推广工作。从古到今,中国民族音乐的推广和普及主要都靠业余爱好者或民间的力量。学术社团、专业表演社团、艺术院校等更多地关注的问题往往是自身的发展和提升。改革开放后中国民族音乐有了很好的发展,有了丰硕、辉煌的成果。这些成果离不开艺术家们的耕耘和创造,但更离不开广大音乐爱好者、特别是非音乐工作者们的支持和认同。换言之,如果说这些成果是鲜花的话,人民大众就是承载和养育鲜花的土壤。但是,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很喜欢把玩音乐的人分成了专业和业余两个部分,尽管这两个部分并无明显界限,实际上也很难用量化指标来测量某个部分人群的音乐素养和能力。对于普通的音乐爱好者来说,他们在意的就是玩音乐的过程是否开心、享受;而对于专业工作者来说,不少人都认为更高的技巧、更完善的表现才是他们努力的方向。前者的人群占了绝大多数,后者往往是凤毛麟角。但是我们往往只关注后者而忽略了最大多数的人群。我认为,只有培养更多的民乐的爱好者,才有可能把专业领域的市场扩大。在各种媒体空前发展的当今社会,民族音乐若不去占据市场,其它的音乐就很快把市场都占领了。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也非常清晰地看到了这件事的重要性,去年又成立的最新的普及民族音乐艺术专业委员会,就是一个突破性的举措。
 

对中国音乐教育,我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把音乐还给音乐教育,把快乐还给音乐教育。一方面,音乐教育的全过程,都必须是处处充满音乐,而不是乏味的说教、练习或解释。另一方面,音乐教育与普通文化教育有本质的区别。面向最大多数人的普通音乐教育的核心目标不只是演奏演唱技巧或专业术语,而是学习者发自内心对音乐的喜爱和共鸣,也是激发创造灵感、培养创新精神的源泉和动力。所以,音乐教育最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其教学过程——学习者是否真正喜欢、投入地享受音乐带给我们的快乐。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admin
友情链接: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